戒酒無名會成員的心路歷程

我是一個酗酒的人,很幸運今天還活著,能滴酒不沾,保持清醒,對我和家人的感覺真是一種奇蹟。這完全要感謝別人幫助,如果沒有別人拉一把,說不定早就瘋掉或死了。

我一直以為喝酒是件快樂的事,偶而喝多了過度放縱自己,隔天會有宿醉的痛苦,但很快我就能適應這種痛苦。只是家人和朋友會提出警告:早晚身體會出問題。我勉強停下來不喝,發現不能入睡,頭痛,嘔吐,心悸,盜汗,全身發抖,讓我很害怕。為了掩飾這些症狀和痛苦,我再用酒來解決這些恐懼和痛苦,直到爛醉如泥。家人將我送醫接受治療,情況好了些,我以為受到這些教訓,一定不會再像以前一樣,但是我很快就忘了以前的痛苦,又再陷入酒的迷惑中。

家人為了解決我喝酒問題,送我到過許多醫院,只讓我能維持短暫清醒而已,後來家人的關心漸漸變得不耐煩,責罵我無用,沒志氣。我在醫院中也看過因喝酒造成吐血,肝病而死的例子,令人害怕。我不願意相信這些事會發生在自己的身上。為了避開別人對我喝酒的監視,我學會騙人,不上班,遠離朋友及家人,獨自一個人過活,到處藏酒偷喝。酒成為我最好的夥伴,別人都當我是無可救藥的人。

我這樣生活造成工作不穩定,經濟情況差,人際關係惡化。清醒時面對自己造成的後果,會感到內疚,自責,受到別人嘲笑,瞧不起,覺得丟臉,但一想到別人可以喝酒,自己卻不能享受,就覺得沮喪。

家人發現我的情況比以前更糟,好像中邪一樣,他們也到處打聽那些地方可以幫助我。從北到南,求神問卜,中藥,草藥,偏方,符水都試,對我的病情幫助卻很有限。酗酒更加惡化了,家人為了掩飾我的情況,減少和親戚朋友來往,認為家裡有這種人是一件可恥的事。或許上天憐憫我,遇到一位醫生,經由他的介紹,告訴我「戒酒無名會」是目前戒酒最有效的方法,要我去試試看。

這個團體讓我瞭解到,我生病了,如果沒有別人幫助,靠我個人力量是很難康復的。唯有保持滴酒不沾,信心動搖時找人幫助,否則再度喝酒會使病情更加惡化,加速我的死亡。我其實很懷疑他們的方法,勉強接受建議,然而到目前為止,真是有效,我現在滴酒不沾,保持清醒。

戒酒無名會全是由酗酒過來人所組成,不需要任何費用和會費,他們義務幫助我,也瞭解我的痛苦和想法。酗酒是個令人難堪的疾病,喝酒造成我很大的痛苦。當然,最初清醒也會有痛苦,但只要願意努力,痛苦是很短暫的。戒酒無名會不會逼我做任何事,很自由,唯一目標是保持清醒。如果有人跟我一樣需要幫助,卻找不到方法,可以試試戒酒無名會。

歡迎來到 A.A. Hong Kong – A.A. HK 中文 Meetings

如果你想戒酒,我們可以幫你:

香港聯絡電話: (852) 2578 9822

聚會地址: 香港九龍佐敦道4號 九龍佑寧堂

聚會時間: 逢星期一,三及星期五 7:30-8:30

公眾假期除外

 

X